2013年,丹鳳縣投資783萬元修建了鐵峪鋪鎮人民政府公共租賃房項目,用以解決該鎮基層公益人員(基層公務員、教師、醫護人員等)住房困難問題。但該項目建成後,卻變成了鐵峪鋪鎮政府的辦公場所。昨日,該縣房產管理局稱已下發整改通知。(12月5日《華商報》)
  “閑置不用也是浪費”,居然成了鎮政府在安居樓房“安營扎寨”的理由。這種打著節約資源旗號的強詞奪理,在低收入群體一房難求的社會現實面前,聽起來既荒唐可笑,又顯得蒼白乏力。所謂為了節約資源就可登堂入室霸占安居房的官方說辭,不僅不靠譜,而且暴露了鎮政府視民生工程為“唐僧肉”的霸道思維,反而表明瞭鎮政府“鳩占鵲巢”做法,不是為了不浪費的節約,而是種對政府公信力的浪費。
  眾所周知,安居工程是政府為解決中低收入居民住房問題的一項惠民舉措,體現了政府對住房困難戶的關懷,分配公平是保障性住房的生命線。假如,政府不能把保障房分給最需要的人,那麼保障房建設就失去了意義。
  其實,發生保障房被“鳩占鵲巢”這樣的事並不是第一例。近些年來,保障性住房分配不公的事件,屢屢被媒體曝光,而且形式多樣,層出不窮。也就證明,國家在保障性住房建設和分配的制度上存有漏洞,究其因:一者源於程序的不公開、透明,缺失民眾能參與其中的陽光操作平臺;二者存在政府既是裁判員又是運動員的架空監管的機制漏洞。因而,要讓安居工程真正釋放“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”的正能量,還應著眼於打造依法行政環境,著力於加強維護保障房公平分配的制度建設,讓保障房從立項審批到建設分配等環節,全面向全社會公開,接受群眾監督,並建立健全對違法違規分配保障房的責任追究機制,讓保障民生的民心工程真正落地有聲。
  更須質疑的是,安居房變成鎮政府辦公樓事件,究竟是鎮政府在鳩占鵲巢?還是為了躲避中央對政府建樓堂館所禁令的瞞天過海?既然是安居房,那麼也就是面積不大的居民用房,哪來的能夠容下多部門合署辦公的行政大廳?安居樓房中竟然建有能召開單位大會的會議室,以及文化站、圖書室?這種脫離安居房政策的規劃,其中潛藏著許多說不清、理還亂的因素,不得不令人懷疑,鎮政是否在打著安居工程的幌子,在瞞天過海修建樓堂館所。
  這種視中央禁令為兒戲的瞞天過海做法,不止掐斷了民生工程對接民心的鏈條,而且在折損政府公信力,對這種讓民心工程變質,反而令政府形象蒙羞的做法,必須依法依規重拳整治。加大對違規違法的懲處力度,讓那些對中央禁令懷有僥幸之心者,產生不敢為不想為的敬畏感,才能杜絕安居房變辦公樓的瞞天過海事件的重覆上演。揭開安居房變成鎮政府辦公樓究竟是鳩占鵲巢,還是瞞天過海的神秘面紗,不止是監管部門義不容辭的職責,也是踐行為群眾辦好事、走群眾路線的著眼點和落腳點。
  文/趙茂盛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安居房變辦公樓,鳩占鵲巢還是瞞天過海?)
創作者介紹

屯門

xt97xtnox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